【講述我的家風故事】“嚴管就是厚愛”——父親的家風

來源:江西省紀委省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2018-12-12

    我的父親叫劉奉斌,1928年出生于江西省蓮花縣良坊鎮田心村的一貧苦家庭,從小熱愛學習、艱苦樸素,工作后盡職盡責、深得組織和群眾認可,60年代曾任中共蓮花縣委紀律檢查委員會書記,退休時歷任蓮花縣委副書記、蓮花縣人大主任。在任時,他一心為黨、秉公執紀、廉潔奉公;離任后,他發揮余熱、傳承家風、關心教育。

  1981年良坊鎮修建田心大橋,大橋采取整木架拱、水泥澆筑建筑方式,由鄉親籌工籌勞,資金緊缺。“我們去找奉斌書記,讓他給咱們村撥點經費,當官得為家鄉著想……”村干部在村民的慫恿下,來到縣委找我父親。看到家鄉的村干部來,父親熱情接待,倒茶問候。但一聽到是要他為家鄉建橋走后門撥經費,父親臉色頓時大變,嚴詞拒絕:“公事公辦,我絕不會為家里人開后門!大家自己想辦法。”村干部灰頭灰臉默默回去,村民們對此頗有怨言,“不為家鄉著想,當再大的官又有什么用。”

  

  圖為父親留下的各類獎章和縫補衣服的紐扣。

  父親對老鄉不開后門,對自己也要求嚴格。我們村支部書記胡金龍回憶,父親1994年退休后,擔任縣關工委主任,致力扶貧助學,關心下一代成長,經常自己買書和文具送到貧困學生家中。2009至2013年,胡金龍任縣人大代表,父親任列席代表,每次去縣里開會,鎮里安排胡金龍開車送他,他都婉拒,堅持走路或者坐班車去。

  我會駕駛技術,有一次我向父親請求在政府院子安排一個開車的差事,父親對我一頓訓斥:“在哪都是干革命工作,我也絕不會用手中的權力為你走關系,你安心在農村干,照樣有前途。”后來我在化肥廠當了工人,村里有人挖苦我,“你父親是縣紀委書記,大可以把你安排到縣政府去開公車,卻還要在這拖‘板車’。”

  我們家唯一享受了一次父親給的“特權”是1977年底,父親托人給家里送了兩張電影票。剛開始我和母親開心不已,父親終于“照顧”了家人一回,可是仔細一看,原來是革命題材電影《賣花姑娘》。父親表面上給我們開了一次后門,實則是利用紅色電影對家人進行革命思想教育。

  

  圖為父親將農藥箱子改裝成的讀書用箱。

  1969年我在洌源共產主義大學讀書,看到很多同學都帶樟木箱子上學,便要求父親也買一個。“甘祖昌將軍的女兒甘公榮都不講排場,不攀比,艱苦樸素,你為什么不能?!”父親對我又是一頓訓斥。后來,父親請供銷社店員把一個廢棄的裝農藥的木箱子改造成一個讀書用箱。現在,箱子里放著父親留下的工作學習筆記以及各種榮譽證書和勛章。“這個木箱子就是我們的‘傳家寶’,任何時候都不要有攀比心理,要繼承和發揚爺爺艱苦樸素的優良品質”,我現在也用這個改造的農藥箱子教育兒子。

  

 圖為父親摘抄的學習筆記。

  父親對我兒子桂樹也從小注重家風教育。以拆字游戲進行啟蒙教育,用對聯進行思想教育:苦讀書、勤種田、常節儉、多積德、謹交友;人皆喜寶貴,我獨甘清貧;遵祖親一脈傳流克勤克儉,教子孫兩道正路唯讀唯耕。 

  桂樹有一次看到父親晾一件打了20多個補丁的棉襖,問爺爺為什么不買一件新的。“桂樹,這件棉襖是我剛參加工作第一站時發的供給衣服,寄托了我為人民服務的初心,你也要走好勤儉節約的每一步。”

  在父親的教育下,桂樹江西師范大學畢業后,在下坊中學教書,2011年在村里入了黨,教學上兢兢業業,并且善用父親的事跡對學生進行革命傳統教育,深受學生喜愛,多次榮獲學校優秀教師稱號。(口述:劉志明  整理:蓮花縣紀委監委 李小斌)

四川金7乐app下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