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尖兵李錦輝的"加減乘除"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發布時間:2019-03-29

  戰斗在執紀反腐一線17年,如今已是全市紀律審查戰線上的一把“尖刀”。江西省萍鄉市紀委第一紀檢監察室主任李錦輝的職業生涯,招惹過不少冷眼和怨恨,但得到了更多肯定和支持。

  “辦了這么多案件,得罪了很多人。能理解我的,最后都成了朋友。”

  一句樸實的工作心得,道出了李錦輝太多酸甜苦辣。他說,開展紀律審查工作,不是故意跟誰過不去,而是黨的事業需要,是紀檢監察干部的職責所在。把道理講透徹了,人們就能感受到執紀審查人員“黑臉包公”的真情。在他口中,“報黨報國”4個字說得真切自然。

  所以,當李錦輝獲得全省唯一的“全國紀檢監察系統先進工作者”獎章時,各方評價“這是實至名歸”。

  “對待腐敗問題和腐敗分子做除法”

  萍鄉是一座不大的城市。生活在這里的人們,低頭不見抬頭見。因此,執紀審查工作很容易受到人情、熟人的困擾,往往是這邊案子剛接手,那邊說情打招呼的人就來了。

  對李錦輝而言,類似的困擾卻比別人少許多。很多人都聽說過一個故事:李錦輝十幾年前剛進紀委工作就鐵面無私,把一名親戚“送”進了司法機關處理。

  “現在只要聽說是李錦輝在執紀審查,根本就沒人上門打招呼。因為都知道,打了招呼也是白費。”曾經與李錦輝在一個辦公室工作四五年的同事朱棟才說。

  2013年,李錦輝帶隊對執紀審查中涉及的一些房地產開發項目進行調查處理。個別領導多次打招呼進行干預,開發商也采取人身攻擊、允諾“五折購房”等方式威逼利誘。李錦輝始終不為所動,頂住多方壓力,依紀依法進行處理,最終十多名黨員干部被問責,5人被移送司法機關,上億元稅費被依法追繳。

  在公眾看來,李錦輝工作中的審查對象很多在當地“有點勢力”“非等閑之輩”。同事陳永炎記得,他在協助李錦輝辦理一件案件時,兩人都曾接到威脅電話:“你家住哪里,小孩在哪個學校上學,我們都知道,你看著辦。”

  在萍鄉土生土長的李錦輝知道威脅背后的力道。他的選擇是向領導如實報告情況,頂住各方壓力,把案子查了個一清二楚。

  “對腐敗問題和腐敗分子,紀檢監察干部就應該做除法、‘零容忍’。我干的是莊嚴神圣的紀檢工作,寧愿得罪審查對象,也要許黨許國、報黨報國。”李錦輝說,這就是他的信仰。

  工作中,面對“案件可能涉黑”的善意提醒,他一笑了之,敢于動真碰硬;在調查涉及同學時,他不徇私情,一五一十查清同學的違紀行為。

  “審查工作結束后,我會用自己的真誠和恰當的方式,最大限度爭取審查對象和家屬對我工作的理解。”李錦輝說,經過耐心解釋,一些受到處理的親戚和同學慢慢放下了怨恨,與他相處如舊。

  “對待工作做加法”

  李錦輝能打硬仗,突破能力強,這是領導和同事們公認的。

  按照所劃定的聯系片區,有些棘手的案件本不是李錦輝所在室負責,但領導考慮到案件的復雜性,往往把任務轉給他所在室負責。

  在萍鄉市紀委采訪,同事們說起李錦輝近些年查辦的案子,幾乎張口就來。

  2013年,有人舉報市車管所一名干部為廣東一名商人的走私車套牌謀利,相關部門對此事進行了解后作信訪了結。然而,舉報一直繼續,引起相關領導重視。李錦輝臨危受命,他面對的是一名反調查能力很強的審查對象,要么不開口,要么把責任往死無對證的人身上推。李錦輝在得不到有效口供的情況下,果斷提出了“從車牌入手查保險”的思路,遠赴周邊幾個省取證,用扎實的證據辦下了這個案子。

  2015年,李錦輝負責市建設局一名領導干部案件的調查,因審查對象患有嚴重的腦血栓,同事們都認為案子查不下去。李錦輝沒有氣餒,緊盯資金走向,加班加點,查詢了9個銀行的40余個賬戶、700余本憑證,找了數十人了解情況,最終查清審查對象違規入股獲利數百萬元的違紀問題。

  “李錦輝辦案總能另辟蹊徑。”這是領導對李錦輝的充分肯定。有這樣一個案子足以說明李錦輝辦案的能力:在辦理一名縣級干部的案件中,涉案人20多天拒不交代問題,領導便安排剛出差回來的李錦輝接手處理。僅僅用了一天時間,涉案人便將問題和盤托出。

  “李錦輝辦案講究策略技巧,他與審查對象談話時,總能準確了解對方在想什么。”在同事眼中,李錦輝辦案不滿足于辦完即止,他習慣于從案件中總結提升。

  “對待工作,我一直堅持做加法,‘比學趕超,爭創一流’是我的目標,‘沖得上、拿得下’是我的標準。”李錦輝說,他對自己要求苛刻,就是要維護紀檢監察干部忠誠、干凈、擔當的形象。

  “對待家人做乘法,對待他人短處做減法”

  因為多年忘我工作、加班加點,2007年,李錦輝開始出現暈厥癥狀。醫院診斷為小腦腔梗,原因是長期勞累和用腦過度。前幾年,在一次執紀審查過程中,李錦輝暈厥在工作現場,清醒后繼續堅持工作。

  這次暈厥的事情,李錦輝的愛人小黃卻是從別人口中得知的。“我真擔心他這樣下去撐不住,可我又不能影響他工作,只能更多提醒他注意身體。”她不知道的是,李錦輝發生暈厥的情況還有幾次。有一次外調回來,李錦輝暈倒在辦公樓電梯門口,幸虧有人及時發現,將其背至辦公室。數十分鐘后,李錦輝才清醒過來,施救同事對他說:“李主任,你嚇死我了。看你臉色,我真怕你就這樣沒了。”

  干執紀審查工作很苦很累,通常一出門就是兩三個月。“他出門丟下一句要去紀律審查了,我就不會再打電話給他。”小黃對李錦輝的工作有著清醒的理解和支持,“我們之間‘約法三章’,不打聽過問案情,不與管理對象接觸,不接受任何禮品財物。在家里絕不談與案情有關的事情,這是底線也是紅線。”

  小黃說,甚至家里的親戚被李錦輝查處,她也是在當地媒體公開后才知道的。

  同事陳永炎說,從朋友的角度來看,李錦輝是一個“無趣的人”,他不打牌、不抽煙、不喝酒、不喜歡出去應酬,偶爾閑下來也只是跟同事在辦公室聊聊工作,談談工作感悟。愛人小黃說,這么多年來,李錦輝從未參加過一次同學聚會,“他可能怕聚會影響自己的工作”。

  “對待家人,我要求自己做乘法,做到互敬互愛、和諧持家。”李錦輝說,因為工作繁忙,他對家人懷有愧疚之心。工作節奏稍微慢一點,他就會每天早上送孩子上學,晚上陪孩子做作業,陪父母說說話。

  一花獨放不是春,百花齊放春滿園。已經是部門負責人的李錦輝開始注重傳幫帶。“對待他人短處,我要求自己做減法。”李錦輝說,對待同事,要看他的長處,包容他的短處,常想他的難處。大家在一起工作,不僅要有一個好的氛圍,還要有團隊意識,共同努力把執紀審查工作做好,確保召之即來、來之能戰。

  “干紀律審查工作是我的初心。這是一份神圣的事業,不僅要拿出懲治腐敗的鐵骨丹心,也要體現教育挽救干部的醫者仁心。”李錦輝說。(記者 李偉)

四川金7乐app下栽